第24章 仙影五峰(1 / 2)

沉默间,慕白尘带领着白衍之二人就这样施施然的自紫玉车上漫步踏下,在淡淡的日光照耀之中,人群如繁星,他一袭真传弟子衣袍更是白得胜雪,气息清冷得犹如残月,却远比月色更为寂寞,更为疏冷,也更加淡然若水。

“息隐大师兄,白衍之大师兄……”

一名管事弟子快步上前,白衍之却微微点头:

“进行到何处了?”

“回禀大师兄,此间尚未开始,只等身具灵根之人测试完毕,就可以来此……”

话未说完,白衍之已经微微皱眉,因为慕白尘已经带着冷扇径直走至一方高台,随后自顾自的在一白玉裘席椅旁坐下了,而冷扇则忙着从另一名弟子的手中接过茶水,递给慕白尘后,很是乖巧识趣的站在了他的身后,不免就有些晒然:

“既是如此,你且做好你分内之事,吾与息隐,不过只是看客。”

说罢,同样走至慕白尘旁边,似是不满的嘟囔了一句:

“息隐,你这性子……掌门不让你去镇守寒冰地狱,还真是苦了执法堂那群师弟师妹……”

慕白尘没有理他,只是朝着那管事弟子微微瞥了一眼,那管事弟子顿时浑身一震,挺直了胸膛,走至高台,朝两名杂役道:

“小明,小刚,你们二人速速去测试堂将通过灵根测试的弟子们带来,莫叫两位大师兄多等。”

那两人恭敬的应了一声‘是!’,退后快步离开,不多久,就有一大群人开始络绎不绝的鱼贯进入这宽敞的露天广场,人影参差,却并不显嘈杂,皆是按着顺序呈列队型站立,一排一排,人影绰绰,乍一看去,数量甚是惊人。

“大师兄……”

好不容易待得人似乎差不多来得齐了,冷扇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,偷偷的对着慕白尘的背影小声道:

“我滴个乖乖,之前看那些参加测试的人,少说也有百万,这才一个灵根测试,现在居然就只剩下不到十万左右……真是长见识了……”

慕白尘没说话,倒是他旁边的白衍之突兀转头:

“师弟言之有理,比之往年,这次来求仙缘的人确实多了不少,吾倒是记得,上一届到达此处的人,不过万人左右,而最后入得内门之人,仅有七百,外门么……约是二千,而后,杂役也充了三千。至于其他人,不是自己主动放弃回去了,就是死在了第三,四轮测试之中。”

冷扇一愣,有些不知所措……干脆低头装自己不存在,白衍之也不为难他,只是发现慕白尘正定定的盯着下方一处角落,不禁颇为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果不其然看到了先前跟在某人身后的另一名少年,有些失笑:

“吾当息隐在看什么呢,原来是他?怎么,莫非你还担心你带来的人,过不了接下来的测试不成?”

“开始。”

慕白尘显然并不因白衍之的调笑有何动容,而是朝那管事弟子冷声道,那管事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,然后走至高台前方,俯视着下方众人,高声开口:

“诸位既然能走到这里,废话本道也就不多说了,只是在接受第二轮测试前,吾有些话却是不得不讲。”

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望了一眼裘席椅上的两人,见他们没有什么反应,便松了一口气,开始例行功课:

“吾仙影门,分有五峰五脉。五峰为:凌华峰、重华峰、絮华峰、羽华峰、以及尧华峰。

其中,凌华锋为主峰,乃是掌门一脉,此脉诸位暂且可忽略,弟子皆由其他四脉佼佼者抽取而出。

至于其他四侧峰……重华峰乃属执法堂一脉,人员亦是混杂,却尤为注意弟子心性品德,因此,所属功法种类繁多。只是难免耽误功夫,无法专心修行。

絮华峰所属道法一脉,道法三千,神通御敌。

羽华峰则属幻术一脉,多为阵法幻术,奇门遁甲。

最后,尧华峰分属丹器一脉,炼丹筑器,地位论起来,不见得输给执法堂,只是对弟子的灵根属性,却是非‘风’、‘火’、‘木’不取。

此间,诸位若是听明白了,那么……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