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白衍之(1 / 2)

三日后,木舟已达仙影山脉前,入眼之处,人山人海,大量的武者,修者汇聚,来自各个小门小派,还有诸多散修,只求一份入门资格。

“大师兄……”

瞪大了眼睛,冷扇有些感慨:

“五年一次的收徒大会,真不愧是一场盛事,这么多的人,也不知,这其中又有几个能如愿以偿,他日能问鼎巅峰,手主沉浮。”

没有回答,慕白尘粗略的望了一下四周,怕是少说也有百万人,这一次的收徒大会本就是新纪元的开篇,所以他丝毫不奇怪如今的盛况。

更何况……仙影门乃是仙道三大门派之一,若是可以入得其内,获得培养,不说进入内门,就算仅仅只是进入外门,晋升成为凝神期,那也是铁板钉钉的,就算是筑基期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而一旦晋升成为筑基期,不说其他,至少进入内门的机会,那就少不了——

别看这次试炼,出现在慕白尘身旁的不是结丹就是凝婴,就连最差的祝红衣也是凝气巅峰,其实认真算来,光是筑基期修者,出了门派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是一方强者,甚至若是入了哪个小门派,当个长老,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所以,普一出现,尽管慕白尘没有刻意散发出修为气势,但还是立即吸引到了无数目光。

“息隐!”

“寒冰圣子息隐回仙影了!”

很多人低喝,一个个死死地盯住了慕白尘,对于整个修真界来说,仙影门息隐无疑是一方禁忌人物,他修真不过五载,却拥有着结丹巅峰之力,只差最后一脚便能晋升元婴。又是罕见的变异冰系天灵根,容颜绝美,乃凌华峰·峰主夏限桑的亲传弟子,三圣之一,绝对是真正的天之骄子,传说中才能得见一眼的人物。

所以,自从仙影的收徒大会开始,几乎每个到达仙影的人,都会想尽办法搜集一张慕白尘的画像,将门派内的诸多强者,一一铭刻在心,是以慕白尘一行人刚至,就引动了很多目光。甚至在发现慕白尘不是独身一人后,多少人红了眼眶:

“那两人是谁?!”

“天啊,那两个家伙何德何能,竟然能站在息隐大人的灵舟之上,若换了我,别说是站上去,就是仅仅近距离的观看一眼,也能此生无憾……”

“啊啊啊啊,息隐,息隐!我终于看到息隐大人的真颜了,啊,他看过来了!他一定是在看我,一定……”

“去去去,息隐怎会看你这小小人物?他看的是我!”

“莫做白日梦了,倘若此次吾能入得仙影,不说其他,至少同门同派,息隐圣子就是吾的同门大师兄……真是令人怦然心动的诱惑啊!”

“息隐大师兄……”

微微一笑,祝红衣神情柔雅而恍惚:

“你看……这人山人海,仰慕你的人不知几何,也不知这其中有多少,是真心实意,只是为了入仙影而来此地……”

至少,在他的记忆中,当年他亦在下方仰望着身旁这人时,心中憧憬之情,不弱于任何人,只可惜后来阴差阳错,二人对立而站,最初有多仰慕,后面便有多恨,多么不甘,又多么想看他跌落神坛,任由蝼蚁践踏……不过如今……回溯之阵成功开启,一切……都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……一切的一切,他不会再如同过去一般,傻傻被蒙骗仍不自知……

“……”

沉默中,慕白尘心中一动,气机扫过,刹那之间,他就突兀发现了许多隐藏着自己本身修为的修者气息,这些人虽然收敛的方法各有玄妙,只可惜精神境界却明显不过关,对于慕白尘这样的修为来说,无疑就相当于黑暗中的明灯,鹤立鸡群,无法遮掩。

“息隐。”

一道声音远远传来,却是一名长相秀气的少年正凌空微笑,他穿着一身罕见的青丝长袍,黑发如墨,身材修长,一双漆黑的眸子平静而安逸,看不出半点锋芒,周身上下,也无半点修为波动,可其的背后,却背着一柄没有鞘的长剑,通体紫色,看不出半点斧凿的痕迹,浑然一体得好似天地亲自孕养而出,随着少年的呼吸而微微起伏,看不出半点端倪。

“息隐。”

再次叫了一声,那少年开始朝着慕白尘凌空走来,他的脚步虽不快,但是每一步落下,却至少都有三尺之远,行动之间,自然暗藏着一种莫名的神韵:

“大会测试在即,你速度可要快点了哟。”

听此,慕白尘微微点头,那少年便又转向祝红衣两人,眸光微顿,却是不动声色道:

“嗯?你们两个……”

慕白尘面无表情,却是没有向他介绍的意思,而是直接收起木舟,以劲气托起祝红衣两人,待降下地面,随便召来一名不远处的内门弟子,淡淡道:

“送他测试。”

“是!”

那弟子有些激动的应了一声,祝红衣略迟疑,终究还是笑道: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