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燕炎演焰(1 / 2)

翠花上酸菜沉默,她确实说不出什么有力的解释来回答这个问题,因此很快,在所有人好似看怪物一样的神色中,她捏了捏自己·已经没有血迹的裙角,面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:

“奴、奴家不是……”

叹了一口气,祝红衣点头,刚要说什么,吱呀一声,客栈的门猛然被推开,随后一行身穿衙门公服的侍卫们抬着一方小巧精致的轿子快步而来,一边走,还一边有人大喊着:

“肃静!肃静!供奉大人驾到,全部都给我肃静下来,公家办差,违者杖责五十!”

满室眸光凝聚,不多久,轿子放下,一名胖得满脸横肉的侍卫十分恭敬俯身道:

“供奉大人,已经到了,请下轿。”

轿内:“……”

见状,一名身材矮小的侍卫也上前:

“供奉大人,请下轿。”

轿内依旧:“……”

如此情况,又是一名身材匀称修长的侍卫快步上前,右手抚着腰间刀柄,目露无奈,有些不自然的大声呐喊:

“供奉大人,天黑了,下雨啦,快收衣服啊!”

这次……只见轿上的帘子快速被人掀了一掀。而后,一只手惊鸿一现——

凭着修真者的目力,虽然那只手十分快速的又缩了回去,但慕白尘与祝红衣,还是十分清楚的看清了这只手的样子……那是一只苍白而修长的手,肌肤细腻如白玉,完美而匀称,它就像分花拂柳般掀开了帘子的一角,又像受了惊吓一样隐入黑暗,刹那间,还不待众人做出反应,侍卫们便已松了一口气,而后异口同声:

“供奉大人,请下轿!”

语毕,一股清风从轿内卷出,蓦地将整个帘子都卷到了上方,只留下一方端端正正坐在轿中的男子。

“……”

平视间,慕白尘很是不易察觉的微微眨了下眼睑,祝红衣也是眉角微跳……

这是一名很年轻的俊美男子,模样最多不过二十四岁左右,穿着一身十分夸张的纯金色紧身劲装,映衬得其身上的肌肉匀称而饱满,线条流畅而绚丽。五官一笔一划,都像是被人拿着刀雕刻出来一般,完美得挑不出半点毛病,就连头发也是被梳得整整齐齐,既不偏向左一分,也不偏向右一分,发冠高得好似一根木棍,眼睛却漆黑深邃到像装进了所有的夜色,有种诱人的危险,却又给人一种无法赞叹的……‘微妙’之感。

“息……隐……”

男子微微低喃,声音低沉而磁性,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魅力,慕白尘则依旧动也不动,他整个人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祗,只用一种超人一等的气质睥睨着男子,缓缓同样低沉而冰冷的开口,声音无甚波动,平仄到如同深海寒冰:

“燕炎演焰。”

似是好笑,燕炎演焰不屑的撇了撇嘴,他望了一眼又恢复沉默高冷的某人,又瞧了瞧从容不迫,温文尔雅站在慕白尘身后的祝红衣,十分突兀的,直接伸出两只手,左手食指摇晃,同时口中低声发嗲的喊着:

“息隐,息隐?”

右手食指却是直挺挺的竖着,一动不动,然后他左手又晃了晃,口中依旧发嗲的低声自顾自地念叨:

“息隐,你看这个侍卫甲,他看着就很凶,一身肌肉肥嫖,一看就不是好惹!”

右手指尖微勾,立马又恢复直立,口中却是一本正经的小声平仄仄的吐出几字:

“蛮力,无技巧。”

左手食指拍了下右手食指指尖:

“那这个侍卫乙身型矮小,一看就是动作迅猛,定是很强啦。”

右手食指依旧不动:

“花架子多,华而不实。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