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妒忌之毒(1 / 2)

三人木舟一路随着玉蝶飞驰,直至太阳彻底隐没,星光点点,慕白尘与祝红衣倒还不觉得有什么,冷扇却已经有些吃不消了。

突兀停下催动,慕白尘见他这么一副疲惫不堪、苦苦支撑的狼狈模样,便望向下方的一座客栈,也不说话,直接提溜起冷扇,将他塞到祝红衣手里,随后一扬手,运起一股清风,将两人送至地面,自己则再次掏出‘哆啦,哆啦’叫唤个不停的事物,以极快的速度收起木舟,又塞回怀中,这才身影一闪,来到两人身边。

“大师兄……”

似乎是面有难色,祝红衣满眸惭愧,像个做错了什么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:

“都是红衣照顾不周,方才没扶好卡苏米,致使他扭伤了脚……”

听此,慕白尘神色木然的看向冷扇,冷扇立即抽了抽嘴角,捂着脸倒吸冷气:

“打人不打脸!大师兄,不怪我太笨拙,都是落地太仓促啊!”

慕白尘无言,晚风飒飒间,客栈门前的尘土被吹得飞舞飘扬,祝红衣抬头,发现远处有大片大片的墨色浓云接近,明白慕白尘停下的原因,也许并不只是因为卡苏米,顿时心下思绪一转,微笑道:

“此间或许有雨,魔气被其一冲,怕是再无法追其痕迹,卡苏米又负伤在身,不妨进去避雨,明日再做打算。”

慕白尘默认,几人便一齐入了客栈,待到安顿好房间,窗外夜色更加阑珊,随后果然不多久,就有一道闪电蓦地划破长空,紧接着只听得轰隆一声巨震,房顶屋檐便响起连绵不绝的切金碎玉之声,雨势浩大,惊人至极。

相顾对视几秒,祝红衣先是在掌柜那里拿了瓶跌打损伤药酒,冷扇接过,打开看了看,顿时有种发誓再也不要看到这个的冲动,简直恶心难闻到让人三天三夜也吃不下饭好么!于是,就这般一直折腾了将近半盏茶时间,终于祝红衣有些迟疑道:

“既然如此……卡苏米,不若……吾出手为你接骨?”

冷扇刚要拒绝,祝红衣已经干脆利落的抓住了他的左腿脚裸,随后‘咔嚓’一声,冷扇整张脸都煞白起来,哆嗦了半天,这才欲哭无泪:

“红衣……师弟,你……我伤的是右脚,不是左脚……”

祝红衣一愣,神色更加自责:

“啊!吾有些紧张,真对不住……”

说话间,他再次飞快的反手一扭,‘咔嚓’一声,确定冷扇的左脚已经被扭回去,也不管冷扇疼得直抽气,又抓起他的右脚,又是一阵咔嚓咔嚓的扭动,待到放手,似乎松了一大口气,腼腆道:

“第一次为他人医治,手法略生涩,还请卡苏米你担待一二。”

冷扇缓了好半晌,总算忍住想要龇牙咧嘴咆哮的冲动,却发现外面的雨,来的快,去得更快,只是那风的浮动还不见停,攻势却俞加凶猛了起来,不时吹得门窗咣当作响,好似即将发生什么事情一样。因此,索性闭上眼睛,聆听着外面怒号的风声,告诉自己:

我不痛,我不痛,我一点都不痛……嘤嘤嘤,妈蛋!都快痛、死、人、了!!!祝红衣这厮绝逼是在报复啊摔!qaq这家伙一定是鬼畜腹黑对吧?!对吧?对、吧?!!

“砰——”

蓦然,楼下房外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动,仿佛有什么东西被风吹得倒塌下来,这让三人微微顿了顿,冷扇努力回想了一下,突兀嘴角抽了抽,朝着慕白尘不易察觉的点点头,慕白尘便立在原地发起‘呆’来。

而祝红衣则谨慎不少,直接起身,也不拿桌上的油灯,刚走到房口,还未开门,门外楼下骤然传来一阵骚乱,随后尖叫之声,叫骂声,呐喊声,彼此起伏,好不热闹。

“大师兄,这……?”

回应他的,却是一片寂静。祝红衣转头,慕白尘眼睛眨也不眨,直至过了好半晌,方才冰冷道:

“查。”

祝红衣含笑应了,沉稳的朝楼下走去,剩下的两人见下楼的声音逐渐远了,冷扇神情凝重,压低声音道: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