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相见(1 / 2)

“可惜……”

淡淡的看着面前的白玉蝴蝶,慕白尘向前踏了一步,霎时间,有一股股寒气从他的脚下涌出,没入地面之中。

同一时间,幻境的边沿也亦有一股寒雾涌出,它们沸腾着,翻涌着,随着慕白尘每一步的踏出,那冰寒的霜雪,便也向前推延着一段距离。

“……”

沉默中,慕白尘望向之前的高楼,虚空里,开始有一声声清脆的结冰声,连绵不断,寒霜入地,一层层美丽的冰花在迅速成型,如蛇一般蜿延开去,层层叠叠,煞是惊人。

在天地的另一头,祝红衣正单跪于地,他手中长剑倒插在高楼的一角,一股股寒气却直接从他的脚下绕过,一路继续向后延伸开去,而其他幻境中的人物,却显然与眼前的祝红衣不同,根本好似察觉不到那冰入骨髓的寒意,依旧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,任由冰霜穿透他们的身体,恍若无物。

“……”

寂静中,慕白尘开始径直朝着祝红衣迈去,直至停在他的面前,他才冷淡的开口:

“你是谁?”

没有人答话,祝红衣只是垂着脑袋,微风中,有一缕长发至他的头顶垂下,遮盖住了他的整张脸,直至半晌,他才幽幽开口:

“大师兄……”

慕白尘抬手,眼睛眨也不眨,正准备一冰梭子直接捅下去,眼前的祝红衣蓦地抬头,露出的居然是一双怨毒微带紫色的眸子,愤恨而冰冷:

“不可能!为何是这样?!!!你不是他!慕白尘怎么可能是他?!!人人得尔诛之的魔道巨孽……不可能是他!”

慕白尘有些无语,突然间,他很想吐糟,究竟是谁控制的这个幻境,如此类似琼瑶一般的‘我爱他,你不可能是他,但你偏偏就是他,我还亲手杀了他’的这种狗血画面……还真是让人醉了。

不过……当务之急却不是看戏的时候,所以很快,慕白尘再次面无表情的举起手中尖锐而锋利的冰梭子,一股比之方才,更加剧烈的寒气如同一块巨大的幕布,飞快涌来,一道道白霜铺射到祝红衣身前数尺处,突然之间就发出嗤嗤的消融之声,一股无形的气息从慕白尘体内卷出——

冰梭已然由上至下插·入祝红衣头顶之内……随后瞬间,冰梭融化,冷雾眨眼之间向后飘逸,白色的寒霜也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后倒退……

轰!——

蓦然一声巨响,那还未来得及退回来的寒霜冰层,竟是猛得暴炸开来,化为了片片雪花,纷纷洒下。

待到一切都重新安静下来,慕白尘周围的景色已然恢复成了阴暗的小巷,慕白尘不由得低低晒了一声:

“如此幻术……尚不及原映雪百分之一。”

说完,抬手,放出白玉蝴蝶,正要离开,发现脚下好似踩到了什么东西,低头一看,原来是一条银白之色的丝带,宽不过几寸,顶多只能拿来束发用,和幻境中,祝红衣头上那根,倒是如出一辙,没甚区别。

迟疑了一会儿,慕白尘终究还是低下身,拾起,放入袖中,这才一路尾随着白玉蝴蝶,开始在城中御气飞行。不多久,重新来到酒楼上空,发现天色竟然已经不知不觉偏向黑夜,不由心下便是一惊……他究竟在幻境中呆了多久?!!

沉吟了几息,干脆从怀中掏出一物,依稀间,有‘哆啦哆啦’的声音自他紧握的掌中传出,慕白尘恍若未闻,只是冰冷道:

“舟。”

“哆啦,哆啦——”

话语尾声落尽之时,空中却是凭空多了一方悬空的木舟,小巧而精致,典雅而不失大气。

快速将手中之物重新收回怀中,慕白尘很是面无表情的踏上了飞舟,轻轻伸出食指,一道冰蓝之光闪过,白玉蝴蝶陡然一滞,随后身形一转,竟是在原地只留下一丝残影……

却说祝府,此时眼见天色已晚,‘卡苏米’——冷扇已经有些着急,便问了下人祝红衣的所在,找上园林,两人刚不过才说了两句话,忽觉头顶一暗,同时亦有一股冻人的冷意袭上身来,不由皆是一震,下意识的抬头——

便见距离头顶极高处的半空中,有一小舟悬浮,而一身着雪白长袍,头戴玉冠,气质极为冰冷淡漠的绝美青年正迎风而立。

狂风卷过,他的衣袍猎猎,他的长发飘舞,他居高临地睥睨着下方自己两人,神色枯如死水,又静如深谭,就好似如同俯视着两只蝼蚁,并且极为准确地在其中找到了冷扇,气场强大到某人下意识的身子一软,双颊通红,猛然单膝跪地,举臂高呼: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