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息隐,过渡章(1 / 1)

时光悠悠,一转五载。

刺出那一剑时,已经不是慕白尘第一次杀人。

那一剑犹如流星划过,璀璨而夺目,不过风华一闪,便足以夺走人的呼吸。……

那般的美丽、那般的动人心魄,以至于众人一时间竟是还未从同门都被人杀死的过程中回神来……

良久,回过神来的众人相对一眼,眸中尽是复杂,却在见到出手之人之际,尽数恭恭敬敬的站直了身子:

“息隐大师兄……”

目不斜视,极轻的收剑入鞘,来人一身月白长袍,玉冠长发,面容冰冷从容,身配真传弟子铭牌,脚踏青云锦靴——此人却正是改名换妆的慕白尘。

说起慕白尘的新身份‘息隐’,众人心里多是羡慕嫉妒,只是却是不敢去恨的……究其原因,不过乃是这样:——

息隐,其人为五年前拜入仙影门,初登仙影时,便以其天纵之资惊动诸多高层,只可惜身受重伤,一度奄奄一息,险些直接身死魂灭。好不容易硬是从鬼门关前活回来后,便直接免了入门测试,拜师五峰中的【凌华峰】峰主‘夏限桑’门下,直接越过外门,内门,成为五峰七大真传弟子中的一员,可谓是真正的一步登天!

随后,修养结束获得功法,其人又以每半年一个小境界,一年一个大境界的惊人速度强势崛起,另人震惊之余,未免有种让人追赶不及的绝望之感,真可谓是‘一飞冲天,丹凤展翅’,使人可望之,而不可即也。

若仅仅倘若如此,便也罢了,偏偏其人的性格淡漠至极,少言寡语不说,为人很是端正规矩,但凡是他认准的事,便由不得有任何人的半点质疑,霸气起来,简直让掌门也拿他没有办法。好在,天底下,能让他动容坚持的事很少,基本可以忽略不计,否则,诸位长老们可就有的头疼了。

而如今一晃五年,他也由当初的一介凡人跨过了【练气、凝神、筑基、辟谷、】这五大境界,到达了结丹后期巅峰,成为了仙影门内数一数二的高手,就等度过结丹,达到【凝婴】期就可以直接晋升到门派长老的高层位置。

只是,俗话说,一境界一条分割线,三境界一道分水岭,饶是以息隐的绝世天才之资,终究还是也被卡在了结丹后期巅峰,这才让众人松了一口气之余,也各自暗暗庆幸,恨不能他就这般卡个一百年,二百年才是好的!

遗憾的是,想归想,众人却也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,毕竟息隐接触修行的时间实在太短,在动不动就以百年来计的修真界来说,他还很年轻,时间很充裕,毕竟修行是越修越难,有些人在一关卡上,卡个几百年也不见得突破,所以,他这种状况,实在是太正常不过。

也因此,对于这么一个天才的人物,当他在一年前直接镇压住群雄,晋升门派‘大师兄’宝座后,也没有任何一个不长眼的弟子前去反对,相反,众人事实上是很心甘情愿的,因此也恭敬的很。

只是……虽然信得过息隐的为人,门规内,也有‘真传弟子,有权对于内门弟子及下,必要时,可给予生杀予夺,不必经过执法堂’这一条例,众人还是下意识的看看地上的同门尸体,又看看不见半丝触动,依旧淡然处之的大师兄,一人出身抱拳,恭敬的问道:

“息隐大师兄,‘炮一灰’乃‘白衍之’大师兄的亲随,不知他究竟犯了何罪,竟惊动你亲自动手?”

也不说话,慕白尘知道仙影门的大师兄并不是唯一的,只要是修为到达结丹,又低于凝婴的弟子,都会被赐予‘大师兄’称号,所以他也不奇怪,只是沉默的缓慢收剑入鞘,面对众人恭敬不解的目光,他只是面无表情的丢出一枚玉简,平静吐出两字:

“奸细。”

言罢,再不做其他解释,众人却是不疑有他,微微怔愣后,看向那尸体的目光,便不由得带上了几分鄙夷:

“原来如此,却不知这炮一灰又是哪个门派指使而来的,这么多年,执法堂也不知除了多少这般异心之人,他们却还是不死心,端是执着坚韧,不可小觑。”

仍是沉默,慕白尘自五年前醒来时,便知道,自己已经无法如同过去一般自欺欺人的活着了。

吐糟,自恋,傲娇,没心没肺……什么的,刚开始,他还可以用‘想回到现实,完成反派路线,回去后自杀狗血、神的马甲,用来报复那个让自己穿越的家伙’的逃避念头,早就随着忘川屠镇时破裂成空了,取而代之的,却是一定要完成反派路线,然后回去,将整本书改写!……他……再也不想看见那么多的鲜血与尸体了……虽然是小说,但这里的每一个人,都是那么的真实,他们都在很认真,很认真的活着,凭什么就一定要非死不可呢?

不错,慕白尘自己也不是圣母,但这里死的每一人,他们的命运,全部都是出自.自己的笔下不是吗?所以说,忘川说的没错……真正的凶手……确实一直都是自己这个执笔的人,所以……这个责任,他必须负大半以上!他是真的没想到,一部普普通通的小说,竟也会生成一个世界,所以他那种随意动不动就‘杀’死人的行为,对于处在书中的人物来说,未免太过恶劣不公平了!因此……他必须回去改变结局!然后封笔……为此,就算是不择手段的杀人也好,还是其他,都是可以理解的,只要……回去了,这一切,便都可以重来……

思虑间,慕白尘突兀抬头,只见一只纯白色微带着些许碧绿色的蝴蝶,正从极远处轻轻悠悠的飞来,看似缓慢,实则快速无比。若是以前,此刻慕白尘肯定就是一脸‘o(╯□╰)o’,然后森森吐糟:

噢mygod !……论这狗血的设定究竟为哪般?!蝴蝶神马的…不是小言里的必杀技么?!!!‘却是根本不会记得,这设定其实就是出自·自己本人之手。

而现在,他却是平静的抬手,而后指尖微扬,默默的看着那只蝴蝶停在自己的指尖,微微扇了几下翅膀后,便有一道声音骤然从蝴蝶身上响起:

“息隐听令!魔道修罗殿少主‘血河子’现身于中州景洪,其人作恶多端,实力位于结丹中期,特令汝携带三名内门弟子前往试炼,非常时刻,汝可亲自诛杀!

另,三月后收徒大典再起,著汝为首,三人为辅,可自景洪境内,挑选有缘之人回归山门,特此书令!”

话落,那蝴蝶便瞬间化为了一堆粉末,从慕白尘指尖簌簌飘落……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